姚奠中艺术馆

Yao Dianzhong Art Gallery

姚奠中艺术馆

Yao Dianzhong Art Gallery

【壶口观瀑】

惊心动魄,雷轰山摇。

虹飞雾走,沉渊踊蛟。

龙门斯辟,梁霍山高。


这是姚先生咏黄河壶口瀑布的两首诗之一,另一首为五古,都准确地表达出这一著名景观的气魄和姚先生的豪情。


据我所知,姚先生两次到过壶口。第一次为1992年十月,本诗即作于那时。第二次是1998年6月3日,姚先生应邀参加临汾地区组织的壶口笔会,我有幸全程陪同。一路上,姚先生指点河山,解析典故,接近壶口时,先生说,历代写壶口的诗文很多,数《水经注》中的“窥深悸魄”最贴切。等到我们面对瀑布时,果然如此。因为壶口是黄河切割吕梁山成为石槽型瀑布,不好远观,只能近看,而且还是俯视,真除了“窥深悸魄”还没有更好的词语可以表达。当天的百米长卷,姚先生写得就是这四个字。


俯视如壶注水的效果总使人感到不过瘾,我想象着如果从下仰望应该是一个什么景象呢?当地人知道了我的这一想法,就悄悄告我有一个水流冲击形成的隧道可以到达瀑布底部,为了安全,不公开开放。我当时年轻,告诉姚先生后,租了手电一人顺着黑暗的台阶来到瀑布的底部。眼前的一切太震撼了。巨大的轰鸣声就不用说了,无数个浪花、泡沫、漩涡形成、消失又形成,使人头晕目眩。我兴奋地跑上来迫不及待地向姚先生诉说我的感受,姚先生笑着说:“今天你是看瀑布最到位的。”但是当我静下心来仔细回味自己的观感时,突然发现,其实写壶口瀑布最到位的是姚先生的这首诗。开头两句“惊心动魄,雷轰山摇”是写总的感觉。前一句即“窥深悸魄”的感受,“雷轰”是听觉,“山摇”是动感,两者是对“惊心动魄”的具体化,妙在写总体感受时给人眩晕的效果。中间两句是对瀑布的具象描写。“虹飞雾走”是瀑布水流交冲,素气云浮,常若雾露沾人的动态表现。“沉渊踊蛟”则将我所见到的水柱、浪花、漩涡、泡沫交织在一起的景象全包括进去了。最后两句“龙门斯辟,梁霍山高”写壶口的掌故,增加其厚重感和崇高感。壶口是龙门的上口,梁霍即吕梁山。《尔雅·释山》:“大山宫小山,霍。”宫是围绕的意思。姚先生多次讲:大禹治水从壶口开始,因为这里被淤塞住了,洪水泛滥,平阳等地受不了了,由大禹带人在此疏通。这就是“龙门未辟,吕梁未凿,河出孟门之上,大溢逆流,名曰洪水。大禹䟽通,谓之孟门”的真相。有的人怀疑在当时的科技条件下不可能有这样的工程,甚至否认有大禹这个人的存在,是很可笑的。治水才是瀑布的人文精神之所在。可以说,这首四言诗将壶口的景象和内涵准确地描写和概括,既道出了我想讲又讲不好的感受,还超越了目前所见的局限,产生振奋人心,感发意志之功效。这是水平、胸襟、修养、学问、境界统一的反映。


更妙的是这幅书法作品和内容的统一。也许可以用笔走龙蛇来形容这幅作品,但需要指出的是,姚先生在此运笔并不十分迅疾,而是以遒劲转折顿挫的笔触产生壶口漩涡套漩涡水流交冲的感受。“动魄”“雷轰”“渊踊”“辟”等字就是例子。要知道,壶口那种激起的水流漩涡在视觉上是有一定的过程和瞬间的停顿的,亲身经历的人自然明白。


在壶口瀑布前,好多的人都要以瀑布为背景和姚先生合影。姚先生笑着说:我成了照相的人样子了。我也合影一张。每当欣赏姚先生这幅作品和合影照片时我都会感到壶口瀑布正是姚先生的最好象征。我们能在其中沾上点灵气,鼓起奋进的信心。

(牛贵琥赏析)



受禅应为卫顗书,邯郸韦诞比何如?

瓘恒世受真传法,一脉逾河走传车。


姚先生这首诗是对著名的河东卫氏家族在书法史上的成就和作用的高度概括。


从汉明帝的卫暠赐葬于安邑(今山西运城市夏县西部)开始,卫氏便是河东大族。卫顗在东汉末被曹操辟为司空掾属,任茂陵令、尚书郎等职,与王粲一同典管制度,史称“好古文、鸟篆、隶草,无所不善”,魏文帝代汉之际,“劝赞禅代之义,为文诰之诏。”所以姚先生讲“受禅应为卫顗书”。当时善书的还有邯郸淳、韦诞。邯郸淳初为临淄王傅,后迁给事中。韦诞官至侍中,题凌云台榜下来后须发尽白之事广为人所知。据梁鹄所云,邯郸淳古文字学卫宏,韦诞则是师邯郸淳而不及。张怀瓘《书断》中既说:“自杜林、卫宏以来,古文泯绝,由淳复著”,蔡邕都不及他,那么为什么曹魏的受禅书要由卫顗来写而不是邯郸淳或韦诞呢?姚先生只“邯郸韦诞比何如”一个问句,便将卫顗书艺之成就和在当时之地位,讲得十分清楚。


从卫顗开始,他的子孙都妙于书法。卫瓘是卫顗之子,魏末任廷尉卿,监邓艾、钟会灭蜀,晋武帝时官至司空。他工草书,出于张芝而参酌其父之法,与索靖并称二妙。卫恒是卫瓘之子,善作草、章草、隶、散隶四种书体,官至黄门侍郎,著有《四体书势》。其弟卫宣、卫庭,子卫璪、卫玠都以书法著名,所以,姚先生以“世受真传法”来精炼概括之。卫瓘和卫恒都为贾后所杀。西晋末年的永嘉南渡时,卫璪留在中原,没于刘聪。卫玠移家南行,辗转迁至江夏。这一族中的卫恒之侄女卫铄,因嫁汝阴太守李矩,人称卫夫人,以能书称于世,为王羲之所师。这就是“一脉逾河走传车”。正如姚先生在1962年山西首届书法展所作的三首绝句之一所云:“笔法二王多要妙,薪传乃自卫夫人。英才古已称三晋,今日推陈更出新。”人们都知道二王之书法登峰造极,但更要知道的是其传承来自河东卫氏家族。短短的一首绝句中有两个波澜,重在源流的剖析和点睛的作用,这便是本诗的高妙之处。


那么河东卫氏家族的书法是什么特点呢?姚先生在《卫俊秀书法题》中讲:“丰筋多力卫门风,笔走龙蛇气自雄”。卫门书风体现的是北方的雄豪之气。这和明清承传的二王书风有很大的区别,而在姚先生的书法中却有充分的体现。以本书法来看,篆意隶意极浓,而卫氏一门都善隶,卫夫人也是“隶书尤善规矩”。这属于北方之强欤?河东之传统欤?研究者自可于此留心。

(牛贵琥赏析)



南京三首

八代名城古迹多,英雄儿女尽消磨。

高楼林立无王谢,燕子回飞何处窝。

王谢早随流水去,金陵春梦亦依稀。

只今万绿遮衢路,更见庭园百鸟飞。

秦淮河畔晚晴楼,喜得安闲半日游。

旨酒佳肴歌乐舞,风云携手有同舟。


欣赏姚先生的《南京三首》,给人的感觉就是两个字——欢快。


这三首诗写于1990年6月。六代繁华,南唐风流,晚明金粉,南京作为帝王之州,众多的遗迹掌故该从何说起?姚先生以“英雄儿女尽消磨”一语轻轻带过。因为时代在发展在前进,新时期的改革开放已经让南京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对于这种变化,作者用“高楼林立无王谢,燕子回飞何处窝”来形象地表达。“高楼林立”正是新时代的象征,“无王谢”,既是讲高楼林立乃城市的普遍现象,并不是少数贵族才有居住的权力,又以“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典故赋予了新的含义。王谢之故居当然不存,然而现在的寻常百姓家也产生了变化。没有了旧式的屋梁,燕子该到何处寻找做窝的处所呢?回飞,是回旋着来回飞,生动形象,表现出作者对南京城新变化的喜悦之情。第二首和第一首的内容基本一致,但表现手法有异。“金陵春梦亦依稀”,指蒋家王朝和历史上的各个政权一样已成为过去。只有当日所植的法国梧桐遮蔽衢路,庭园内花木茂盛,百鸟飞翔。作者自注:“市府所在为旧监察院,花木荫深。某次鸟粪落外宾头上,反被赞:爱护鸟类。”论意境,和“朱雀桥边野草花”很相似,但决没有“相对如说兴亡夕阳里”的吊古伤今,而是充满对当今生活环境由衷的高兴。第三首则明确写喜。姚先生这次是以山西省政协副主席的身份作为副团长率领山西省委省政府组织的访问团赴上海和江浙访问的,南京是最后一站。晚晴楼是市府设招待会的地方。作者自注:“南京市府招待会于此,谈及不少合作项目。”所以“喜得安闲半日游”的喜和安闲,既有圆满完成活动的因素,也有兄弟省市携手联合的成果。如此情况下参加的宴会和欣赏的文艺节目,更加使人欢乐无比了。应指出的是,当时山西歌舞团的“黄河一方土”“黄河儿女情”获得巨大的荣誉,各地评价很高,门票抢购一空。姚先生的“歌乐舞”是有所指的。


为南京的新面貌而喜悦,为南京的今胜昔而喜悦,为与兄弟省市的合作而喜悦。流畅的句子和韵律再配合上痛快淋漓的草书,组成欢快的乐章。姚先生说过:书法表达感情,草书最明显。观这幅书作,信然。

(牛贵琥赏析)



剥鲁迅诗牛棚寄慨

纵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

无端闭户听风雨,寥廓江天入梦思。


姚先生这首诗写于文化革命中的1969年4月被关进牛棚之时,是剥鲁迅之诗而成。鲁迅的原诗为《悼杨铨》:“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何期泪洒江南雨,又为斯民哭健儿。” 杨铨,字杏佛,与鲁迅同为上海民权保障同盟执行委员,因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法西斯统治,1933年6月18日晨,被国民党特务组织“蓝衣社”暗杀。鲁迅此诗即作于杨铨被杀之后的第三天。姚先生之诗和鲁迅之作的相同点在于都处在受迫害的逆境之中,都面对着社会的风云变幻。所不同的是鲁迅是表愤,愤恨反动当局摧残进步人士。姚先生是表蔑视,蔑视文革中不正常的现象。鲁迅首句的“岂有”就是长期同黑暗势力斗争后的无奈。姚先生改“岂有”为“纵有”,一字之差,意义大不一样。纵有,为即使有的意思,言外之意,就是要保有当年的豪情,不管目前花开花落、你上它下多么复杂,也由他折腾去,自己对此置之度外。姚先生认为当下的不正常现象是前进中的暂时的挫折,因为“革命前途曲又弯,那能轻易便悲观”,“种田是要辨禾草,难道草多不种田?”(《鹧鸪天·赠董生》)有这样的胸怀,内心坦然,不用担心什么,所以“无端闭户听风雨”,批斗也好,打击也好,我自“寥廓江天入梦思”,胸怀天下,放眼世界,那里会把眼前的闹剧放在心上呢?所以说,同样一句“花开花落两由之”,在姚先生的诗里反映出来的是豁达的态度,乐观的精神面貌,坚定的信念。姚先生文革后写“满目江山无限忠,劫余历历见苍松”,苍松正是姚先生的写照。


剥体诗,是将人们所熟悉的诗歌改动少量词句来表现新的内容,产生新的效果的一种诗体。这种诗既和所剥之原诗要有共同性和可比性,又要有相同性中翻出新意的创造性,其间最好有一点调侃的味道。所以说,剥不是仿,是更高层次的创作。鲁迅先生就喜欢写剥体诗,《华盖集·咬文嚼字 (三 )》里剥曹子建的《七步诗》,《伪自由书·崇实》里剥崔颢《黄鹤楼》诗,都是人们熟悉的例子。姚先生的这首诗是又一成功的典范。

(牛贵琥赏析)



泰安文会

岱岳声闻远,一朝喜共临。风云合万里,岩壑秀千寻。

探迹穷南北,论文贯古今。妖氛已迅扫,冬日暖人心。


就学术成就而言,对中国古代文学与文论的研究,是贯穿姚奠中先生治学生涯的一条主线。1978年1月12日至24日,20余所高等院校的古代文学研究专家于山东泰安召开编写古代文学教材会议,姚先生担任领导组组长。会议期间,先生心潮起伏,写了这首《泰安文会》。诗后注云:“一九七八年泰安文会,寒冬即尽书怀。”


杜甫写过著名的《望岳》,满怀希冀与感慨地说:“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姚师所谓“岱岳声闻远”,也包含了杜诗对后世的影响。物换星移,姚师于新中国新时代振兴教育的大背景下,组织20余所高校的相关教授在泰山之侧编写教材,当会油然而生雄心壮志,编写出一部后来居上、“一览众山小”的高质量的精品。“风云合万里,岩壑秀千寻”,固然是学者们“喜共临”岱岳的所见所感,但不也象征着各地不同风格、造诣各异的“秀千寻”的学者们的聚会么?“妖氛已迅扫,冬日暖人心”,既是实写,更是粉碎四人帮后,知识分子获解放而精神焕发的形象描绘。于是,经过“穷南北”、“论古今”的研讨搜求,终于编写出了一套六册的《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作为20余所高校通用的古代文学课教材。


诗注中的“寒冬即尽书怀”,透露出先生对于“飞雪迎春到”的喜悦与即将奋发有为、志在千里的抱负。(李正民)


题《山西文化研究》

太行西畔大河东,三晋云山形势雄。

珍视人文征古史,发扬光大振英风。


姚先生的这幅作品给人的感受可以用诗中的“气势雄”三字来概括。这在于整幅书法表现出雄强之美,所书的内容贯穿着雄强之气。是以诵诗赏书之际,雄强之感油然而生,唤起一个作为三晋人士的满腔豪情。


先从诗说起。首句“太行西畔黄河东”,这种大跨度的鸟瞰式的写法,表现的是大眼光大胸怀,为下句“三晋云山气势雄”蓄足了气,使之不空不虚,读者的心情为之振奋。然而值得三晋人骄傲的不仅仅是这雄壮的山川,更重要的还在于山川所孕育的悠久的文化。传说中的炎帝和尧、舜、禹的故都全在山西,堪称华夏文明的摇篮。西周春秋以降各民族的融合也在这里反复进行,存于地上的宋金以前的古建筑,占全国百分之七十以上。这一切都需要珍视、考察和研究,而考察和研究的目的在于继承。“发扬光大振英风”的英风为三晋文化所固有的传统,必然在新的时代更显辉煌。这样,由“气势雄”到“振英风”,由自然风光引出人文精神,由对山川的赞美归结到责任和希望的具体化。全诗洋溢着对乡邦文化的热爱,充满振奋人心的豪情,十分富有感染力。本诗是为《三晋文化研究》而题,“征古史”、“发扬光大”,方向明确,具有指导的意义。


再看书法。专家都称姚先生的书作具有沉雄的特点。所谓的沉,就是蕴籍含蓄,有内涵,有厚重感。所谓的雄,就是雍容大方,刚强苍劲,有力度,有威严感。前者主要是学问修养的结果,后者主要是人格气质的体现。本幅作品具有颜体的端庄而笔势飞动,线条遒劲而滋润,如同以太行为笔,以大河之水为墨,书写出三晋文明之悠久和厚重,内容和艺术得到高度的统一。

(牛贵琥赏析)



为徐松龛纪念会书

居官不屑为身谋,宠辱不惊无怨尤。

世界通观真卓识,瀛寰一志足千秋。


这首诗寥寥28字,概括了徐继畬清廉、坦荡的一生,高度赞誉了徐氏编撰《瀛寰志略》的卓识和历史贡献。


徐松龛(1795—1873),名继畬,字健男,号松龛,山西五台县人。他是我国近代著名的地理学家,是中国人放眼看世界的先驱者。徐继畬为官清廉,外任十余年,并未置买田产。在平遥县任超山书院山长时,俸金不足以养家,祖遗薄产,折变殆尽。所以诗中说他“居官不屑为身谋”。这里没有用“不愿”、“不肯”,而强调“不屑”,这就突出了清官的高洁品德和节操。所谓“宠辱不惊无怨尤”,则概括了徐氏仕途的大起大落和从容淡定的胸怀。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他任广西巡抚、福建巡抚,后又署理闽浙总督。咸丰元年(1851年),被人诬告,革职回家,降补太仆寺少卿。咸丰二年,再被诬陷,落职归里。他不怨天不尤人,反而利用这一段时间从事学术研究和诗文写作。直至同治四年(1865年)被重新起用,以三品京堂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


诗的后两句“世界通观真卓识,瀛寰一志足千秋”,对徐继畬编撰的《瀛寰志略》,予以高度评价。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道光帝命徐继畬纂写一书,细述海外形势及各国风土人情。徐即广为搜访,参阅魏源《海国图志》,补其疏漏,并采纳西人杂说,撰成《瀛寰志略》。初刻于福建抚署,同治四年(1865年),总理衙门重刻。全书十卷,图文并茂,于世界各洲之疆域、人口、风俗、物产、盛衰以及列国之比较,皆言颇详。书问世后,获得国内外有识之士的高度重视,徐继畬也被美国学者收入《世界名人录》。此诗的前两句,也可视为姚先生生平遭际的写照。(李正民)

1990年12月9日

《纪念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五十周年》

为谁创作如何为?搦管构思第一条。

万里云烟来笔底,九洲黎庶入心潮。

春风送暖山花发,时雨洒尘戾气消。

自是延河教泽溥,人民文艺树高标。


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分“引言”和“结论”两部分,“引言”发表于1942年5月2日,“结论”发表于5月23日。在“结论”部分,毛泽东同志主要讲了文艺为谁服务和如何服务等问题。到1992年5月,正是《讲话》发表五十周年,全国文化教育界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姚先生也将自己学习《讲话》的心得,提炼为这样一首七律,参加了纪念《讲话》的书法展览。


诗的首联说:“为谁创作如何为,搦管构思第一条。”所谓“第一条”,正是《讲话》“结论”中所说:“什么是我们的问题的中心呢?我认为,我们的问题基本上是一个为群众的问题和一个如何为群众的问题。”先生的诗,如此精准地拈出“问题的中心”,可见先生学习《讲话》的认真态度和深刻理解。颈联提出,要为“九州黎庶”而创作,要歌颂伟大祖国的“万里云烟”和革命群众的千秋事业,这才是“人民文艺的高标准。”《文心雕龙·神思》篇论创作构思说:“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焉动容,视通万里。”“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对艺术想象作了形象的描述,但缺乏现实内容。先生则将古代文论与学习毛泽东同志的《讲话》结合起来,对“为谁创作如何为”这个“问题的中心”,作了与时俱进的诗意阐释。颔联“春风送暖”、“时雨洒尘”,是对20世纪90年代初的政治气候、党的政策的歌颂;“山花发”喻指文艺创作的欣欣向荣,“戾气”则是形容“四人帮”摧残文化教育的凶暴气焰。而一个“消”字,一字千钧,准确地形象地写出了“四人帮”反党集团的灰飞烟灭。1998年,山西教育出版社出版《姚奠中诗文辑存》时,先生提出将此诗手书印在封面上,足见对这首诗的重视。(李正民)

1992年5月  


一九七九年春昆明文论会

满目江山无限忠,劫馀历历见苍松。

春城胜会春如海,文苑峥嵘赖好风。


1979年春,中国古代文学理论研讨会于昆明召开,并成立学会。姚师应邀出席,并被推选为学会理事。此诗前原有小序称:“与会专家多曾受‘左’害”,这是理解此诗的一把钥匙。文革期间,各高校资历较深的教授,有不少被批判为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身心受到不同程度的摧残。姚师也曾被罚去烧锅炉,家藏图书被抄没。他有诗云:“孳孳兀兀矢忠诚,劫难频临路不平。”但“风雨晦明无反顾”(《九十抒怀五首》之三)。这正是“满目江山无限忠,劫馀历历见苍松”的注脚。所谓“苍松”,不仅是姚师自信自豪的自喻,也是与会老专家的写照。“春城胜会春如海”,连用两个“春”字,一气贯注:时间为春季,地点为春城,而“如海”之春,则更是为贴切地形容文革结束后迎来文教事业的春天。“峥嵘”,形容文苑的繁荣气象;“赖好风”,正是对划时代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歌颂。(李正民)


五四精神两面旗

——为九三学社创建五十周年而作,

五四精神两面旗,当年国事尽堪悲。

生民悬解思分任,灯塔光昭路不移。

得道江山成一统,无情海岛痛分离。

前修携手经风雨,此日同舟更有为。


1995年8月,九三学社创建五十周年之际,作为山西九三学社的领导人,先生心潮起伏,欣然命笔,抒发了高举“五四”运动民主与科学“两面旗”,与共产党风雨同舟、继续革命的壮志豪情。


全诗第二句“当年国事尽堪悲”,包孕着丰富的内涵:1915年12月,袁世凯公然宣布推翻民国,恢复帝制;1917年7月,张勋复辟;1918年3月,南北战争开始;1919年1月,巴黎和会上否决了中国取消不平等条约的正当要求;5月4日,“五四”运动爆发。而这些“尽堪悲”的国事,其原由皆是封建独裁统治和由此造成的愚昧落后、被帝国主义侵略践踏。所以,高举民主与科学两面大旗的“五四”运动,是救国救民的运动。颈联之“悬解”,即解民倒悬,从困境中解救百姓。“倒悬”一词出自《孟子·公孙丑上》:“民之悦之,犹解倒悬也。”“倒悬”即头朝下脚朝上地被吊起来,比喻处境极困苦危急。“灯塔光昭路不移”,指共产党指引的光明大道。“昭”为明亮、彰显之意,与“照”意相近。但“照”为仄声字,与诗律不合,故用“昭”。可见先生七律之严谨。尾联两句一脉相承,上句写“前修”,即前贤之披荆斩棘,下句写我辈之继承遗志、发扬光大。“同舟”,指民主党派与共产党风雨同舟、肝胆相照,奋发有为,为祖国统一、繁荣富强而努力。(李正民) 于时一九九五年秋八月令辰    


一九九七年六月迁居口占

出有车兮食有鱼,老妻相将入新居。

菲才未副明时望,珍惜耄年事业馀。


如果说,《五四精神两面旗》是一首雄壮的战斗进行曲的话,那么,这首“迁居口占”就好比一首轻松欢快的小夜曲。两相对照,呈现出作者多样的风格,这正是成熟的诗家的标志。


全诗首句用《战国策》中冯谖客孟尝君的典故。冯谖初至孟府,自谓无能,故被轻视,受冷遇。他弹着自己的长剑唱道:回家吧,吃不到鱼,也坐不上车。孟尝君听说后,让他享受到吃鱼、坐车的待遇。后来他帮助孟尝君收债,竟焚烧了债卷,不要百姓还债,因此大得民心。孟尝君遇难时得到了百姓的拥戴,化险为夷。冯谖帮助孟尝君建立了巩固的根据地。先生借此典故比喻自己得到党和政府的信任和重用,担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享有相应的优厚待遇,1997年6月,又分到新的寓所,心情激动。第二句“老妻相将入新居”,令人想到《木兰诗》中的“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和平年代乔迁新居之喜,是否不亚于战争年代壮士凯旋之喜呢?所言“老妻”,即山西大学图书馆资深馆员李树兰老师。诗的前两句写客观事实,后两句则是主体情感的超趣。“菲才”,即薄才,这当然是先生的自谦之词。所谓“未副明时望”,又表现出先生对自己的苛求,令人肃然起敬。事实上,仅以培养硕士研究生为例,从1978年先生65岁开始,已连续招收了四届共20余人,同时还担任山西大学古典文学研究所所长,承担科研任务,又有政协工作和一些学术团体的兼职。如此“发愤忘食,乐以忘忧”,正是为了报效“明时”。末句“耄”,指八九十岁的年龄。先生写此诗的一九九七年,已八十四岁,确是“耄年”,但仍然殷殷自勉,要“珍惜事业馀”,即为教育事业继续发挥余热,无私奉献。(李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