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奠中艺术馆

Yao Dianzhong Art Gallery

姚奠中艺术馆

Yao Dianzhong Art Gallery

八十自述

八十之年,忽焉已至。

蓦然回首,恍如隔世。

坎坷蹭蹬,曾无芥蒂。

不见成功,忧思难已。

寄情文史,余力游艺。

聊以卒岁,忘年存义。


本诗是姚先生八十岁生日时自述。从“八十之年,忽焉已至”的人生感慨开始,回顾往日,规划未来,最后归结到“忘年存义”,其志在千里、壮心不已的精神使人肃然起敬。


《庄子·齐物论》中言:“忘年忘义,振于无竟,故寓诸无竟。”庄子从“是不是,然不然”的观念出发,主张忘掉岁月忘掉是非,融入自然的境界。姚先生则反其意,认为年岁可忘,而义不可忘,不能忘。义,在此指社会的责任、真理的追求。可以说这是姚先生人生态度的高度概括。作为国学大师,姚先生一直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有着极大的执着和热忱,无论是“达”与“穷”,始终关注社会、兼济天下。正因为如此,尽管一生“坎坷蹭蹬”,但无论有多少不公正的待遇,都“曾无芥蒂”,从不放在心上,反而感叹“不见成功,忧思难已”。以姚先生在学术上和政治上的成就,自然不能说是“不见成功”,但是从学问无止境、为人民为社会服务无止境的角度讲,姚先生引庄子“终身役役而不见其成功”来比况自己,既是自谦,更重要的还是对自己高标准的要求和鞭策。“忘年存义”是姚先生一贯的人生准则。他六十初度时写诗:“万里方开步,无暇问五湖。”七十岁时写诗:“犹当争岁月,寰海共朝晖。”九十岁时写:“德业惭前哲,尊闻行所知。”“不言衰老循规律,国富家兴遍地春。”而今距姚先生八十自述时已二十个年头了。姚先生还是一如既往地关心社会、关注民生、指导学生、弘扬国学。在祝先生健康长寿的同时,更重要的是我们应学习先生,将先生的这种精神传承下去,落实到工作和学习中去。


“寄情文史,余力游艺”,虽然姚先生总是将书法当作余事来看待,但其胸襟、学问、修养使其书法具有难以企及的魅力。以本作品来看,虽然是随意所写,然而不飘、不浮,笔笔稳健,功力内含,又在不经意间表现出灵动的逸气,所谓化境就是如此。

(牛贵琥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