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奠中艺术馆

Yao Dianzhong Art Gallery

姚奠中艺术馆

Yao Dianzhong Art Gallery

莫道桑榆晚  为霞尚满天

——著名学者、书法家姚奠中先生日常生活侧记

原旭东


姚奠中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学者、教育家、书法家。姚老已迈九八高龄,仍精神矍铄、孜孜不倦,每天坚持读书读报、笔耕不辍,真可谓德高、寿高、艺高、品高之圣人。


姚老在谈到自己养生之道时,他说:世间万事万物皆有规律,我们一定要按规律办事,这样符合“道”。正如姚老所说,他生活起居有规律,学习工作有规律。每天清晨,姚老便准时起床了,他的生物钟几乎与太阳同步,几十年如一日。先生从床上坐起,先揉腰、再按肠胃,再搓腿,然后穿衣扣鞋。在客厅坐上半小时,到厨房喝一杯淡盐水再出去锻炼。姚老早年舞棍弄剑,后来打太极,现在则是做自己编的十段操:揉膝、直脊、转腰、探腿、侧颈、扳肘、踢足、曲腿、撑臂、反顾,做完操还要在小院里走上一圈。近日,姚老不慎腰椎骨折,出院后不能大范围运动,尽管如此,每天仍坚持到阳台锻炼,回房间后铺床叠被,洗脸刷牙,梳理头发,一切亲力亲为,不麻烦别人。


姚老生活极为简朴。早饭:一个鸡蛋、一碗牛奶加上一个馒头、一块点心;午饭调剂为米饭、面条、包子、饺子换样吃;晚饭从来都是小米稀饭加一小块馒头。先生吃饭定量,可口不可口一样,适量而止。因为清晨起的早,现在姚老每天上午8:30—9:00睡半个小时,然后起来读书看报,有关文史类的新书老书他都看,《参考消息》、《人民日报》每天必读,足不出户便知天下事。姚老的女儿力芸女士透露,先生近日又读了一遍钱钟书的《围城》亦是感概良多。上午如有客人来访,先生便坐在客厅沙发谈一会话,午饭后至2:00要准时午休,下午依旧读书写字。姚老写字的时候很安静,一般不要人在跟前,大幅作品叫人拉拉纸,他对笔、墨、纸、砚没有什么特殊要求,随手写来。先生十分节俭、不搞收藏,一块小纸都要写满怕浪费,别人送的好砚台又送人了,自己用普通的石砚,他说能用就行不讲样子。姚老不大看电视,有重大的题材的影视剧如《三国演义》、《雍正王朝》、《淮海战役》等和科教频道一些栏目他喜欢看,并给家人讲一讲。先生有时闭目养神,手在空中划字,琢磨书法。晚上如果睡不着,他就大段大段地背《左传》、《史记》、《老子》、《庄子》等古典名著,背上一两篇自己就入睡了。


姚奠中先生十分随和,有客人造访谈学问时他最兴奋,娓娓道来侃侃而谈。遇上不如意的事他也不发脾气,不争辨不理论,不打断别人,自己默默干自己的事情。寂寞的时候与家人聊聊天,常和家里保姆拉家常,家里总是洋溢着温馨。


今年春季的一天,我和电视台几位朋友专程拜访姚奠中先生。跟力芸女士约好后,我们准时下午两点半赶到姚老家。姚老的家属都很热情和蔼,我们坐在客厅等了一会,便进书房采访姚老。先生满头银发,满面红光,精神很好,一见我们进来,自己从椅子上就站起来,摆手示意。落座后,先生操着一口乡音和我们交谈,他思维清晰,吐字自如,询问家乡的发展状况,对故乡的人事记忆犹新。谈到社会进步时,姚老感概的说:“现在我们国家富强了,在国际上有重要的话语权,别人不敢小看我们了”。七十年代,世界乒乓球赛后,先生曾写过一首诗:“莫讶小球震地球,人心所向变潮流。从来得道恒多助,更喜宾朋遍五州”,如同对祖国的发展预言。姚老端坐,谈兴很浓。我们提到先生获“兰亭终身成就奖”时,姚老马上摆手摇头笑道:我写的不好,我是个教书的,写字是余事。当笔者拿出所临的字和习作时,姚老接过手,逐幅逐字从头到尾看的很仔细。严肃的指出一些不规范的字。他说,现在许多人写字很时髦,但缺乏功夫不耐看,写字不仅要写的好看,更重要的是要耐看。你们青年人一定要多读好书,多临好帖“不自正入,不能变出”。面对人生和社会,先生则更多的持达观态度。他说:“文革”中,我扫厕所扫得最干净,裱糊顶棚裱糊得最好,人不管干什么,都要认真踏实把事情办好,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当随从电视台记者请求姚老签个名时,先生欣然拿起钢笔写到:“工作上比,生活下比,谦虚奋进,身心健美”。姚老关心社会、关心国家、关心学问、关心下一代,殷切之情可见一斑。本来约定的15分钟交谈时间,姚老十分愉悦地和我们谈了40多分钟,我们收拾设备告辞,姚老站起来一一握手含笑致意。


“纷繁元历历、化育赞生生”我们从亦曲园出来,一路上回想和姚老在一起的幸福时刻,咀嚼他的诗句,由衷对这位国学大师、世纪老人敬佩不已,高山仰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