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奠中艺术馆

Yao Dianzhong Art Gallery

姚奠中艺术馆

Yao Dianzhong Art Gallery

一 年 纪 事

1939年春,追记去年所历


1937年中秋之夜,日军大举轰炸南京,大批居民在震耳欲聋的轰炸声中,纷纷逃离。正在南京寓居的作者,被同学柏逸荪安排到柏的老家安徽泗县暂避。不料南京很快失守,他便积极参加了柏逸荪组织的抗日游击队活动。


这首长篇古诗共792字,以叙事的手法,回忆描写了作者到达安徽后1938年整整一年的曲折经历和难以忘怀的感情。那年,作者25岁。



去年元旦日,扬鞭驰泗城。泗城胡为者,投笔事戎行。

路出朱山麓,振衣陟峥嵘。北风何凛冽,乱云山头横。

雁阵斜入云,我马临风鸣。行行莫延伫,趋会诸弟兄。

齐心赴国难,誓词相慨慷。一旅虽寡弱,男儿当自强。

一月来淮上,二月军嘉山。袭敌致战果,黎庶尽腾欢。

我留双沟守,函电速邮传。五河忽报警,双沟当其亢。

布防相地势,夜巡过前岗。敌退闾阎静,帆樯出港忙。

西山疏林暗,东岭落照红。云霞散天际,平波升彩虹。

登高一舒展,啸傲对长风。

三月战声寂,我亦下淮南。原野春寥阔,远水接山岚。

校尉良辛苦,士卒如含甘。涧溪劳军处,热手尽欢颜。

偶涉大局事,惆怅翻难言。

四月来学宫,我军戌五河。教学且自慰,壮志恨消磨。

荆棘塞广路,安得有斧柯!

五月徐州陷,避地洪泽滨。草色连天碧,荷花千亩新。

荒泽同世外  毭褐交野人。不闻炮火声,不复望烟尘。

但见禾稼长,芦苇共蓁蓁。

七月洪泽水,横流薄我居。望日大风雨,居民半为鱼。

浩浩复漫漫,之彼安河干。再返学宫里,闰月月未阑。

同心重聚首,午夜泪汍澜。孤忠徒自苦,直道多艰难!

九月天气高,敌虏忽临郊。主将同鼠窜,全军弃城逃!

哀哉众黎庶,午夜离古巢。回首望城关,千家寇火烧。

父老亦饮泣,儿女哭声高。仰望明月天,俯见霜华地,

不知夜何其,但觉如梦寐!晓雾隐深谷,再至朱山麓。

旭阳射高岩,木落何簌簌。我心叹已非,空看朱山矗。

十月返故寓,岁暮雨雪霏。故人久解甲,相与掩柴扉。

殷勤理典籍,钩玄探精微。忽忽日月逝,前路不可期。

无术纡国难,慷慨我心悲

赏析:

全诗可以分为六段:

从第1句到“男儿当自强”,叙写作者1938年元旦在同学柏逸荪的召唤下,从距县城70里的柏浦奔赴县城,参加抗日游击队。他骑马奔驰,在凛冽的北风中,风劲马嘶,雁阵横空,他怀着保家卫国、视死如归的豪情壮志,跨越朱山,终于和奋起抗日的兄弟们相聚。由他代写誓词,大家慷慨立誓:“齐心赴国难”,“男儿当自强”!


从“一月来淮上”到“啸傲对长风”,写作者参加第五战区第一纵队第一支队后两个多月的战斗生活。此时游击队驻扎在嘉山,将士们扒铁路、断桥梁、袭击日军巡道车,利用夜战,多次打乱了日寇的行动。作者本人被安排留守双沟镇,他带领着12名战士和几名中学生为队伍转送吃喝给养、传递情报、宣传抗日。突然听到敌人即将来犯双钩镇,他立刻组织全体留守人员,准备阻击敌人:“布防相地势,夜巡过前岗”。结果日寇未来,百姓回复了日常生活,下湖打渔、开船运输,一片繁忙景象。作者松开了紧张的神经,心情犹如雨后彩虹,他站在高高的山岗上,仰天长啸,抒发着豪放痛快的心情。


从“三月战声寂”,到“惆怅翻难言”,写春天的原野,湖光山色分外妖娆“原野春寥阔,远水接山岚”。作者来到军前,亲身感受军营的气氛。老朋友身先士卒,率兵奋战,体恤下情,深深得到士兵们的拥戴。但是,稍稍涉及战局和时弊,大家便悲愤难言:首先是身为支队长的马含章贪生怕死,从不上前线,所有战事全让副支队长柏逸荪和第二大队长陈又佼(与柏逸逊是北京警官学校的同学)领着弟兄们上前。马在后方反带着一个班的人在淮河上走私。但因他是支队长,功劳自然都记在他的名下。纵队司令孙伯文兼任安徽省第六区的专员,更是为所欲为;副司令姓孟,抽大烟,还养着一个妓女伺候。更有甚者,司令部上报请功,还将第一支队的功劳分到他们嫡系支队名下请功。而第二支队军纪很坏,欺民扰民。这种前方艰苦战斗,后方投机腐败,黑白颠倒、毫无公正可言的局面,激怒了浴血奋战的将士,导致刚刚结盟起事三个月的第一游击支队军心涣散,很多人撒手回家,令志士仁人为之痛心疾首。      


从“四月来学官”到“ 安得有斧柯”,写游击队被搅散后,柏逸荪介绍作者到泗县一中教书。作者身虽在学校,但是心还在前线,不断反思和回忆短短三个月的游击队生涯,感慨万千。无情的黑暗现实打碎了年轻人的报国理想,荆棘塞路,安有斧柯!无力回天,无限怅惘,无限愤懑。


从“五月徐州陷”到“直道多艰难”,写日军攻陷徐州,作者和大批难民逃到洪泽湖畔。暂时远离了战火,眼前是洪泽湖千亩荷花和连天的碧草,是纯朴的村民,仿佛到了世外桃园,暂时放下了郁闷纠结的心情。可惜好景不长,7月间,洪泽湖发大水,“望日大风雨,居民半为鱼”,风雨交加,雪上加霜。此时老友柏逸荪从前线归来相聚,谈起时局和部队的腐败,束手无策。老友还说起找马含章的情况。面对他义正词严的质问,马含章陪着笑脸,连哄带骗地说:你回来吧,当个参谋长,让他们别人去打仗好了。马是被他们称为老大哥的人,尚且如此,哪里还有什么正义和热血呢?书生无奈,深感国破家亡在即,却无力回天,只能抱头痛哭,彻夜不眠。


作者后来多次回忆这段历史,感慨万分:当政者腐败,前方吃紧后方何止是紧吃,可以说各种物资要什么有什么,发国难财的大有人在。

生平唯一一次从军,仅仅三个月。作者不仅看到世道黑暗,也深刻感受到个人的渺小,他与朋友既不愿意与腐败军官同流合污,又因无权不能收拾军心,只得选择独善其身。


两个多月洪水退后,作者又回到了学校。


从“九月天气高”到“空看朱山矗”,写在没有任何迹象的情况下,日寇突然对安徽发起进攻,一夜之间,驻守泗县城中横行霸道、鱼肉乡里的军队全面撤退“主将同鼠窜,全军弃城逃”,百姓惶惶然,连夜逃难。远远望着城中的大火,无家可归的人们嚎啕大哭。


诗人只能“仰望明月天,俯见霜华地”,日寇此次进攻从东进向北出退走了,作者返回途中又一次来到朱山,与年初慷慨激昂意气风发的心情迥然不同,“但觉如梦寐”恍如隔世。


从“十月返故寓”到最后,写1938年岁暮,在雨雪霏霏之时,与老朋友对坐“相与掩柴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作者另一首《疯人歌》描写当时状况,可以参看:“有病还自伐,有官但爱金,敌骑来犯,勇气顿消沉。空闻广播传佳音,坐令敌寇自成擒”!深刻揭露了黑暗的现实。


国家的命运不可知,更谈不到个人的前途,只有重操旧业“殷勤理典籍,钩玄探精微”,一任岁月匆匆而过。而最令人叹惋的不是个人的处境,是报国无门“无术纡国难,慷慨我心悲”!


1938年,整整一年的经历,使作者永生难忘。一介书生,有心而无力,他深深感到痛惜。所以穷其一生,他总是由衷赞美那些能够带解放民族,给百姓带来福祉的人。也因此,他在评价政治人物时总是把自己置之度外。


这是作者超凡绝俗之处,他对于领袖人物的评价,不是盲目的歌功颂德,更不是阿谀奉承,而是有恒定的标准,即对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功过。


2010年夏,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作者应邀书写了一幅4尺中堂“颂朱老总”参展。8月,他不幸腰椎骨折,养伤时,他读了几本与他同时代人的著作。他不能理解那些经历过抗日战争,但是在著作中丝毫不提抗战的人,因为在他的心中,这段历史刻骨铭心。他永远记着我们民族曾经经历过的苦难,记着抗战胜利来之不易,记着为民族解放而献身的人们。


冬日,当他的腰疾好转时,他又亲笔写下了这首“一年记事”的长卷。


时年,作者9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