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奠中艺术馆

Yao Dianzhong Art Gallery

悼姚奠中先生文


今获冯迪女士来电,告予先生于是日寅、卯之间,驾鹤西去。予闻之,极为震悼,然转思之,则有幸有不幸也。先生自民国二年癸丑降世,于今癸巳年羽化,适为百年,人生福履,不是过也。然当此国风式微,文化陆沉之际,而泰山頽,梁木坏,又非海内之大损乎?呜呼哀哉!


古之为弟子者,曰及门,曰私淑。予早慕先生,无缘承音。后至并州,又闻先生年事高迈,不敢私谒,恐劳先生之虑也。故而二年,唯立雪程门,不奉教诲。又于各地每见先生妙笔,镌刻于匾、碑者,不可胜计,心窃慕之。本冀后日得亲承咳唾之音,以遂平生之望,不意溘然长逝,早登仙山。呜呼哀哉!


先生平生事迹,何待人述,道德文章,自是遐迩布闻。而今而后,后生欲追寻先生者,其将何求?呜呼哀哉!

后生吴贤若 云南

癸巳年冬月廿五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