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奠中艺术馆

Yao Dianzhong Art Gallery

姚奠中:德艺弘通 回真向俗


苏州章氏国学讲习会部分学员1937年春摄于苏州公园。其中章太炎的研究生有:姚奠中(右三)、柏耐冬(右八)、汤炳正(右九)、李恭(右十)、孙立本(右十二)。

编者按

2013年12月27日,章太炎先生七名研究生之一、当代鸿儒姚奠中先生在山西安然辞世。享年101岁。作为最后一位章门弟子,他的离去标志着他们所代表的那个时代真正的终结。先生学养渊深,誉满天下,毕生致力于爱国、述学。本报特邀请姚奠中研究学者郭万金撰文,缅怀一代鸿儒之清风峻节。

◎ 郭万金

整个20世纪以来,名家辈出的章门弟子成为璀璨的文化思想景观。百年间,风云际会,战火频仍,思潮屡变,章门弟子历世纪沧桑,系千载学脉。12月27日,最后一位章门弟子、章太炎先生所带的7名研究生之一——当代鸿儒姚奠中先生在山西大学家中端坐安然而辞世。

姚奠中先生1913年6月生于山西稷山南阳村。父亲姚慎行,务农理家,有一定文化,在村里颇有声望。伯父姚慎修是前清秀才,曾考取典史,做了几十年塾师和小学校长。七岁时,奠中先生随伯父入村学堂读书。后入读家乡的小学和中学,在先生们的指引下,奠中先生博览群书,虽不成体系,然不拘新旧,涉猎四部。特别喜欢的,如《庄子》、《史记》等,熟读能诵。

无锡国专 俊才英发

1935年秋,奠中先生负笈南下,投考无锡国学专修学校。无锡国专是国民政府教育部立案的学校,不同于旧时书院,与一般大学文科相似,但保持专读前人原著、注重基本功培养的风格。据钱仲联先生说,当时的无锡国专,三年制大学,但不考外语。因此,国文好而外语有所欠缺的学生都倾向于此。旧学功底甚好的奠中先生显然更适合“线装书和毛笔杆”,以第十四名的成绩被无锡国专录取,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北方学生。奠中先生在无锡国专中,接触最多的是钱仲联先生和马茂元学长。仲联先生其时已经任教,讲授《诸子概论》和古典诗学的课程,奠中先生则醉心于先秦诸子而好汉魏古诗,情谊甚笃,钱先生曾说过,“我在无锡国专任教将近十年,学生中以在文史研究领域卓有成就而著称于世的有马茂元、汤志钧、杨廷福、姚奠中、吴孟复、陈祥耀等人。”

入室章门 笃志经学

在国专时,因朋友的引导,旁听了章太炎先生在苏州的讲学,又购得曹聚仁先生所整理的《国学概论》,研读之下,顿觉太炎先生之观点、眼界迥非一般汉学家所能达到,令人茅塞顿开。据章太炎的夫人汤国梨女士回忆:“那时,要听懂太炎的演讲,要有一定的旧学基础。但每逢一周一次的讲学期,颇有少长咸集,群贤毕至的气氛”,其中便有于每礼拜都坐火车来旁听的奠中先生。

素来认为学问胜过文凭的奠中先生,再次对当时一般大学的教材内容产生质疑,遂有去苏州转投章门的想法。这个愿望得到了钱仲联先生的支持,写信向金松岑先生推荐,1935年年底,在金松岑先生的推荐下,奠中先生放弃国专学籍正式转入苏州章氏国学讲习会。

当时的讲习会正式学员有七十多名,程度不齐,太炎先生手拟条规,亲为遴选,最终录取七名研究生,奠中先生排在第四。太炎先生的余杭口音很重,不好懂,奠中先生遂在课前做足功课,阅读大量参考书,准备资料,听课后再对笔记和资料补充整理成帙,如此往复,收获甚巨。当时苏州有古书店十八家,凡章先生授课所提及和读书中所征引的相关书籍都可随时买到,奠中先生按图索骥,自《十三经注疏》、《二十四史》、正续《经解》,到其他古籍、古解、新解之类,差不多都已购置。研读之外,学有疑问,还可随时到章先生的书房请教。奠中先生好学深思,勤勉有加,章先生讲习《尚书》,悟而有得,遂在《制言》发表了《臧琳<五帝本纪书说>正》一文,作为研究生的毕业论文则是《魏晋玄学与老庄》。除去自身喜爱诸子的原因外,更多的则是受到太炎先生“小学是基础,诸子为归宿”的影响。

1936年6月,太炎先生因病辞世,夫人汤国梨女士继续先生未竟之志,在章氏国学讲习会开办预备班,奠中先生被聘为讲师,所授课程为文学史。二十四岁的奠中先生平生第一次登台讲学。其后,奠中先生结合所教文学史一课,增改讲义写成一本《中国文学史》交“制言社”印行。尽管奠中先生谦称此书“多是折衷诸说很少个人创见,不能算著作”,然述学立说、传道解惑的学者人生却从此展开,可惜的是,作为生活背景的却是神州陆沉的惨痛激烈。

颠沛流离 清风峻节

1937年7月7日,日寇悍然侵华。8月13日,逼近上海,形势危急。章氏国学讲习会在炮火声中被迫停办,师生星散,流离四方。国难当头,居无定所,食不知味,寢不遑安,“飘零随处是生涯,断梗飞蓬但可嗟”。奠中先生先后流转于苏州、南京、安徽泗县、柏浦、大别山、重庆、贵阳、云南,颠沛奔波,辛苦备尝。

流离讲学中,奠中先生贞守太炎先生之遗志,于国难中治学不辍,于国学讲习中发扬国性,鼓动爱国热肠,此期著述有《大学讲疏》、《安徽学风》、《中国文学史》(编写重印)、《庄子通义》等,还有伤时感怀,深具杜甫、陆游之风的“黍离”之作。更以清风峻节,砥砺末俗,经霜弥茂,九年之中,七换教所,困苦颠连,终不肯降志辱身。

执教山右 桃李芳菲

自章氏国学讲习会首执教鞭,直到1996年退休,奠中先生始终没有离开过教学岗位,转徙数省,最终反哺故土,在山西大学任教长达半个世纪。

奠中先生曾云:“由于我是研究所谓‘国学’的。文、史、哲不分而以‘小学’为基础。所以在各大学教书,面相当宽。有:中国文学史,中国哲学史,有通史,有经、史、子专书,有诗、词,有文选,也有分体的作品或史,还有断代的作品选读和文学史以至文字学、文艺学等等,不下十余门。”在奠中先生心中,培养学生是第一位,个人出成果则在其次。

1955年后,先生为莫须有的朋友历史政治问题所牵连,到1957年又被误打为右派,一直被冷遇了20多年。1978年后获得平反,本来完全可以完成一些学术上的宏伟计划,面对接踵而来的各种社会服务、培养学生的教学任务,很难有完整的时间坐下来。奠中先生本可为自己学术上的地位名望,谢绝社会邀请,闭门著书。但在奠中先生看来,踵武前贤的方式虽多,但得天下英才而教之的“学圃育花”无疑是分量最重的。辛勤繁忙的园丁自然会赢得满园芳菲,从教五十载的奠中先生桃李满天下,弟子不乏卓然有成者。

艺以载道 格高气正

奠中先生融通文史,不拘一隅,诗书画印,无一不精。红学家周汝昌先生称:姚先生于学具识,于道能悟,于艺亦精亦通。“身为鸿儒,而通于艺者亦造上乘。”近世以来,学有专长者,比比皆是,如奠中先生如此全面,集学者、诗人、书法家、画家、篆刻家、教育家于一身者,实属凤毛麟角。

奠中先生博于文,反于约,依于仁,游于艺,淹贯经史百家,出入诗书画印——诗书画印被同道誉为四绝,在海内外享有崇高声望。他的书法博采众长、五体皆精、出神入化,形成笔墨沉雄、意态疏朗、风格古朴、内蕴典雅、碑帖兼容、趣味隽永的艺术风格。2009年,奠中先生荣膺中国书法最高专业奖——兰亭终身成就奖。于此荣耀,奠中先生不过寥寥数语:“获奖得名,应该是高兴的,但‘名为实宾’,是身外之物,对个人不足轻重。由于书法又是文化载体,因而对社会具有双重作用,所以我们既要字写得正、写得好,为书坛树立一种正气,又要通过内容,对社会起到推动和谐进步导向作用。”

仁心济世 襟怀高洁

奠中先生的生活很简朴,数年不换一件新衣。山西省要给副省级以上干部建房,因他曾任省政协副主席,自然也在其列,但先生婉拒了。近世不古,金钱至上,物欲横流,奠中先生逆流而上,高揭道义之帆——先是把价值数百万的书画捐献给了山西大学,还把自己现有的财产,如房产、图书等等,都做了献给社会的安排。2010年,更率先捐出自己的100万元积蓄,发起设立了“姚奠中国学教育基金”,用以奖掖后进,弘扬国学。

一代鸿儒,德艺弘通,学养渊深,仁者襟怀,济世明道,桃李芳菲,誉满天下。论其生平志业,奠中先生为杭州章太炎纪念馆的题联或是不错的注脚,其词曰:“痛华夏沉沦舍生忘死图光复,综学术统绪竭虑殚精速薪传。”上联谈爱国,下联言讲学,正是太炎先生毕生写照,薪尽火传,作为弟子的奠中先生,踵武先师,守护中华学术正脉,毕生心血正在爱国、述学之间展开,其间所流贯跃动者,便是亘古不迁的国学真精神!

(作者系山西大学文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