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奠中艺术馆

Yao Dianzhong Art Gallery

痛悼恩师姚奠中


12月27日上午,突然接到一位朋友的电话,说姚奠中老先生逝世了,一下子把我惊呆了。原一直以为他身体很好,百岁健康老人,谁能想到,竟然离我们而去,真是一下子不能接受,心情万分悲痛。


说起姚奠中先生,我们有一段深厚的师生情缘。1956年,我考入山西大学的前身——山西师范学院中文系,姚先生是我的面授老师,讲授古典文学。他学识渊博,教学有方。有大家风范,但不持大家做派。他待人亲和,爱生如子,教学循循善诱,在课堂上讲授,深入浅出,明明白白,集知识性、学术性、趣味性为一体,每个同学都喜欢听他的课。在课堂上如此,在课下他也不厌其烦地欢迎同学向他请教询问,甚至到他宿舍,他都随时欢迎,热情接待。在大学整整四年,我们建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


大学毕业以后,我们还经常往来,有时我向他请教、问候,他对我这个学生也非常尊重,在组建山西古典文学研究会时,他还把我吸收做他的副会长。上世纪80年代,我任山西新闻出版局局长时,他还不断指导我如何做好出版工作。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对我谈到出书难的问题,他说:“出书难,老师出版学术著作更难。”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我同当时任教育厅厅长的蔡佩仪同志共同商议组建“山西高校联合出版社”,专门解决高校教师出书难的问题,得到国家教委、新闻出版总署的支持,获准成立。


姚先生关心三晋文化的抢救、整理和研究,支持三晋文化研究会的工作,他先后担任三晋文化研究会顾问、名誉会长。他对三晋文化研究会的事,有求必应,开会有请必到。为了抢救山西石刻,三晋文化研究会编纂出版系列丛书《三晋石刻大全》,把全省散落在民间的石刻碑文搜集、整理、编纂出版,以县为单位,每县一卷,全省规划出版125卷。向他报告后,他认为很好,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事,非常支持。他欣然为这套书题写了书名,这套书已被列为国家重点图书“十二五”出版规划。三晋文化研究会成立25周年时,他认为三晋文化研究会成果斐然,为纪念专辑题写书名“辉煌的历程”。特别感人的是,在2013年8月,三晋文化研究会换届选举,百岁高龄的他,还坐着轮椅亲自参会祝贺。


姚先生离开我们了,但他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我永远怀念他,铭记他。他是我的好导师、好长者、好朋友。


学生   罗广德


(省政府原副秘书长)


2013.12.27下午于太原寓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