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奠中艺术馆

Yao Dianzhong Art Gallery

天丧斯文 薪尽火传


还有四天就是2014年,在这个年末岁首的日子,太原的天气骤然降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似乎在预示着什么。突然,我接到姚奠中先生儿子姚二云的电话,他哽咽地说,其父已于当日凌晨在家中逝世……顿时,我的心骤然发紧,一股酸楚涌了上来,姚奠中先生那张永远挂着慈祥的面容也伴着一件件往事浮现在脑海……


1972年,我作为文革期间的首批工农兵学员,迈进了山西大学数学系,由于担任学生会主席,自然和同学们的交往就多了一些。在同学中,有一位北京插队学生张志毅和我处的非常好,几乎无话不谈,他当时正和姚先生的爱女力芸热恋,经常拉上我去先生家串门,从此与先生全家结下了一生之缘。


我虽然学的是数学,但自幼酷爱文学和书法,20岁左右就在报刊上发表诗文,文革期间还抄写大字报和为当时流行的墙报画报头,但没有书画基础,只是信马由缰而已。得识姚先生后,亲聆教诲,耳濡目染,才使我的书法真正走入正途。正如先生在为《李顺通书艺》所做序言中说的那样:“顺通在山大就学期间酷爱书艺,常来蔽寓求教,他与我的家人有通家之好……”先生不仅教我学问,教我写字,而且还多次将自己书写的精品赐给我作为范本。先生的书法大多以自己的诗文为主。我现在保存先生的三幅作品分别为: 1975年于神头村所写的:“天池潜出金龙水,流入桑乾下海河,曾使冀中成泽国,今朝喜唱战洪歌”;1981年于武汉市参加古代文论会所写的:“胸有昂藏气,发言类变风,迟徊赤壁下,高唱大江东”;2011年所录《庄子·内篇》中的:“惟道集虚。”斯人已去,现在这些都已经成为我的传家之宝。


姚奠中先生作为我国著名的国学大师,奖掖后进,殚精竭虑,积极推动中华优秀文化和三晋特色文化,展现出崇高的风范和高尚的情操。2011年8月18日,先生以99岁高龄亲自出席山西中华文化促进会成立大会,令在场的省领导和与会嘉宾由衷赞佩。同年10月10日,我陪令政策主席登门拜访姚先生时,先生拉着令政策的手说:“三晋文化源远流长,不仅文物古迹多,而且群星璀璨,历史上有许多杰出的仁人志士,你们文促会要多做工作,把他们的精神和优秀文化传承下去,不能‘见物不见人’”。此后,先生还多次对文促会的工作给予关注和指导。

去年12月24日,我将姚先生患病的消息告诉令政策后,他当即和我到山西大医院探视。在特护病房,力芸向我们讲述了先生住院期间,每天醒来,都一如既往给身边的亲友讲述历史,笑谈孔孟老庄,充分展现了一代鸿儒面对生老病死的达观态度。


天丧斯文,薪尽火传。在向姚先生告别时,令政策痛心地对我说:“姚老先生是当代三晋人民、特别是知识分子群体的楷模和骄傲!”姚先生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我深信,他的精神和学养必将代代相传,汇入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长河中。悲痛之余,我撰写了一幅挽联:“问学砚边如坐春风人瑞咳唾滋朽木,祭灵庭下犹闻鸠杖通家涕泗輓慈翁。”其大体意思是:我常常向先生求教学问和书艺,每每听到先生的教诲,如坐在春风里,百岁老人咳唾成珠,滋养着我和同仁们的进步;今天祭拜在灵堂之下,好像又听到先生走来的手杖声,让我这个有两代之谊的弟子,怎不涕泪交加思念慈祥的先生呢?以此作为对先生永久的怀念。


(作者系山西中华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山西省书法家协会顾问、山西大众书画院常务副院长,曾任省劳动保障厅厅长、省政府副秘书长、省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


分享到: